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> 第29章 风中君子岳子风

第29章 风中君子岳子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黑山庙会很热闹。

    许是九年一度的原因,各大门派的弟子似乎都来凑这个热闹了。

    就连平日里难得一见的超凡弟子,乃至名声在外的仙苗弟子也都来了不少。

    所谓的超凡弟子,指的是那些灵根资质比较优秀的弟子。

    所谓的仙苗弟子,指的是那些筑成大道造化根基的弟子,通常而言,正常情况下,只要不出意外,筑成大道造化根基,只要按部就班修炼,日后渡劫成仙不能说百分之百,但至少希望非常之大,故此,称之为仙苗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。

    不管是超凡弟子,还是仙苗弟子,并不代表修为高低,实力强弱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修为实力,那得看综合因素,比如手中的法宝,修炼的大道之术等等。

    只能说,超凡弟子比普通弟子的起点高,仙苗弟子又比超凡弟子的起点高,如果这条求仙问道之路是一场竞赛的话,那么超凡弟子与仙苗弟子都赢在了起跑线上。

    北长青很少外出,也不认识几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他名气比较大,又筑成了大地无上根基,加上还有圣女那档子事儿,其他门派的超凡弟子与仙苗弟子看见他,也都主动上前打招呼,混个脸熟。

    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,北长青全部都照单全收,来者不拒,皆是礼貌回应,商业互夸,职业微笑,一系列基本操作下去,把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这句话可谓演绎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“哈!无双爵爷北长青!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北长青转身望去,看见一位青衣男子正笑吟吟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这男子英姿挺拔,面容俊朗,气质儒雅,封神俊秀,即使比之北长青这么一位天生无暇玉相的美男子也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岳子风!”

    看见这青衣男子,北长青笑了。

    他这笑可不是职业微笑,而是发自内心的笑。

    他的朋友并不多,在这江下青州地界更是寥寥无几,而岳子风便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。

    二人交情不错,且不止一次在外面闯荡过,共同冒过险,遇过难,说起来也算过命的交情。

    岳子风是一个儒雅的人,而且还是那种儒雅到骨子里的人,学识之渊博,叫北长青尤为佩服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绝世无双的小爵爷啊!我不过只是闭关短短半年,你竟然就筑成了一个传说中的大地无上根基,你可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岳子风摇头无奈而笑,他越来越觉得绝世无双四个字已经完全不足以形容北长青了。

    短短二十余年,连渡三次天劫已是古今罕间,无出其右。

    如今又筑成大地无上根基,比肩古之人帝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绝世无双,简直都快成了古今天地,无双之最。

    二人差不多已有将近两年时间都没有见面,此次难得在黑山庙会碰上,于是一边闲逛,一边闲聊。

    男人之间的友情,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,很纯粹,也很简单,既不会互相打听对方的八卦,也不会勾心斗角,在一起闲聊,无非就是扯淡吹牛瞎侃一通。

    北长青的名气很大,岳子风的名气也不小,在江下青州亦是惊才艳艳被誉为风中追风的风中公子。

    要说他们之间,还真有一个共同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北长青在外面没有什么朋友。

    而岳子风在外面同样没有几个朋友。

    北长青是生性懒散,喜欢孤身一人,不想交那么多朋友。

    而岳子风则认为朋友不在多,有一二把酒言欢交心的知己便已足够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山上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一道古朴的钟声。

    北长青朝黑山上张望过去,问道:“哪来的钟声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黑山上的道观。”

    “黑山上还有道观?”

    岳子风惊讶道:“长青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北长青耸耸肩,表示第一次来这黑山庙会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岳子风说这黑山之上的确有一座道观,道观里面住着一位修为高深莫测的白胡子老道,人称黑山老仙儿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这座道观距今多少年,也没有人知道黑山老仙儿是何等存在,在大家的印象当中,好像道观自古便已经存在,而那黑山老仙儿也不知道活了多久。

    外面一直都有传闻说是黑山老仙儿是一位千古老人仙,说他是暗夜娘娘的传人,也有人说他是暗夜娘娘的后人,自从暗夜娘娘仙逝之后,这位千古老仙儿一直守护着黑山上的娘娘庙。

    “千古老仙?”北长青蹙着眉头,问道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听说而已,是真是假,谁又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那老道真是千古老仙的话,我还真想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自从在这方世界投胎转世之后,北长青一直以为只要渡劫成仙就能长生不老,直至后来他才知道,修行之人就算修炼到大乘境界,也不过能活九个甲子,区区三五百余年而已,即使渡劫成仙,也无法长生,不过只是寿元增加罢了,而且还得渡寿劫,当代之中,活过千年的千古老人仙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岳子风轻声淡语的说道:“那千古老仙儿神秘的很,鲜有人见过,就连黑山上的道观也是如此,听说……只有有缘人才能看见黑山上的道观,反正我来过两次黑山庙会,从未看见过传说中的道观,更未见过那位千古老仙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邪乎?”

    “哈!”岳子风笑道:“长青,你的福缘向来叫人羡慕,你初次来到黑山庙会,说不定就能看见道观,甚至见到千古老仙儿也不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得,我若有幸见到那位千古老仙儿,一定帮你问候问候他。”

    作为北长青的好友,岳子风清楚,北长青口中所谓的问候可不是什么好词儿。

    猛然。

    岳子风像似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对了,你可曾去过黑山峭壁?”

    “我刚来,还没上山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定得去一趟黑山峭壁。”

    瞧岳子风说的如此兴奋,北长青很是好奇,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那黑山峭壁之上有一副玲珑残棋,听说……那是暗夜娘娘仙逝之前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关于玲珑残棋的故事,恐怕你也没听说过吧。”

    北长青摇摇头,他还真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传说中,若是有人能破开玲珑残棋,便能得到暗夜娘娘留下来的大道之术。”

    昔年。

    暗夜娘娘抬手一掌,遮天蔽日,灭尽十万妖魔。

    这就是暗夜娘娘的大道之术,后世称其为遮天蔽日黑暗之手。

    九年一度的黑山庙会之所以人山人海如此热闹,其中就有这个原因,不仅仅是江下青州,就连其他地界的人也都想破开玲珑棋局,得到暗夜娘娘留下的大道之术。

    可惜,多少年来,至今还没有一人能够破开。

    北长青觉得邪乎,问道:“连你也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的无双爵爷,你能不能不要损我,古往今来多少天骄都曾来到黑山,谁也未曾破开玲珑棋局,我岳子风何德何能,倒是你,如果这天下有谁能破开玲珑棋局的话,我觉得那个人一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拒绝捧杀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岳子风很认真,并没有开玩笑,更没有捧杀。

    世人都以为北长青绝世无双,靠的是运气是福缘,是老天爷给的天纵之资,其实,岳子风知道,北长青的资质不仅是绝世无双,其悟性之高,古今罕间,亦绝对担得起绝世无双四个字。

    九哼说

    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