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> 第150章 北长青VS苍灭

第150章 北长青VS苍灭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虚空之中,大日早已消失,漫天都弥漫着猩红色的血光。

    滔天的魔息宛如狂风暴雨般疯狂席卷,翻腾的血海掀起一阵阵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,老秃驴,你可还有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吗?桀桀,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苍灭还是那般,看起来宛如一道虚无缥缈的血色残影一般,他一手持刀,俯视着被他一刀斩开的大难塔,发出邪魅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轻易让你这么死去的,你们大难寺将我镇压在这里这么久,我可不忍心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桀桀,我也想让你尝尝被镇压万古岁月的滋味,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苍灭猖狂而又得意的大笑声,血海如火山般喷涌,血光肆意闪烁。

    在漫天血光的照耀下,这方古境宛如地狱一样,可怕至极。

    就在苍灭准备闯入大难塔的时候,突然间,一个人从里面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一位男子。

    这男子面有无瑕玉相,身着一袭胜雪的白衣,如墨的长发随风乱舞,不是北长青又是谁。

    “哦?想不到大难寺除了老秃驴之外竟然还有人活着。”

    苍灭俯视着北长青,桀桀笑道:“你又是谁,为何我从来没有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见过倒也正常。”北长青长身而立,笑吟吟的瞧着苍灭,道:“我前两日刚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难寺的老秃驴早已将断空石落下,你是如何进来的?”

    北长青指了指苍穹,苍灭似乎有些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从天上掉下来的。”北长青笑道:“不久之前,我大哥掐指一算,算出大难寺有难,也算出你要闹翻天,所以安排我过来收拾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收拾我?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苍灭放声大笑,道: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凭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兴趣知道你所谓的大哥又是谁。”

    北长青又指了指苍穹,同样,苍灭还是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这都不明白?告诉你也无妨,我大哥就是上苍,通俗点说就是老天爷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!小家伙!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,找死!”

    苍灭看也不看,直接挥手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凶猛的刀光宛如一轮血月一般朝着北长青斩过去。

    一刀祭出,铺天盖地的威势疯狂向北长青席卷,狂暴的威力宛如万万之钧,所向睥睨,祭出之时,周边空间都为之炸裂开来,发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声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北长青不躲不闪,化身一轮皓月,硬扛这一刀之威。

    当苍灭的一刀斩在皓月上的时候,轰然一声炸响,皓月剧烈颤动,光华暗淡,扭曲摇曳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……

    苍灭的这一刀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化身皓月的北长青依旧还在,在苍灭这一刀消失之后,皓月不再颤动,也不再扭曲摇曳,很快稳固下来,再次绽放出浩瀚月华。

    没有人想到北长青竟然能够硬扛住苍灭的这一刀。

    青衿没有想到,老和尚更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苍灭先前虽然被大佛明王尊打的重伤,实力大打折扣,刚才挥出的一刀也只是随意的一刀,但是老和尚清楚,就算苍灭再随意的一刀,也足以斩灭人仙。

    而这北长青修为不过金丹,竟然硬扛住了这一刀,更加叫人难以置信的是,北长青看起来脸不红气不喘,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若非亲眼目睹,老和尚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苍灭!”

    北长青抖了抖衣袂,瞧着苍灭,笑道:“你好歹也是威震古今的嗜血魔兵,难倒就这点本事?如果这就是你的实力,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吧,也甭瞎折腾了,外面的世界是很危险地。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找死!”

    苍灭大怒,纵身跃起,双手举刀,厉喝道:“这一刀,我让你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如此一刀祭出,如鬼哭,如魔嚎,如亿万魔鬼在愤怒嚎叫一般,漫天血光疯狂炸闪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虚空炸裂开来,出现一道狭长的裂缝。

    这一刀宛如血之天堑,苍穹为之颤抖,天地为之变色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血海爆炸,喷涌而出,漫天尽是暴风血雨。

    魔焰肆虐,熊熊燃烧,其内蕴含着狂暴的魔威宛如洪水猛兽般以摧古拉朽之势碾压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天爷都不敢叫我北长青灰飞烟灭,就凭你这区区一把破刀,能奈我何!”

    北长青纵身跃起,势如拔地通天,擎手遮大日,威不可挡。

    化身一轮皓月的他,腾空而上。

    皓月当空,照亮了苍天与大地。

    苍天是那浩瀚无尽的暗夜星空。

    大地是那苍古不朽的神秘禁地。

    神秘禁地压制着翻腾的血海,暗夜星空的摧残星辰与那漫天的血光争辉斗艳。

    化身一轮皓月的北长青迎面冲向苍灭这宛如血之天堑的一刀。

    轰!哝叭——

    仅仅一个照面,神秘禁地立时扭曲模糊,暗夜星空也若隐若现,一轮皓月更是瞬间暗淡下来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北长青身上的白衣破碎。

    身躯都被这一刀震的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皮开肉绽的肉身竟然莫名其妙的又在瞬间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苍灭!你的一刀,也不过如此而已!”

    北长青怒吼一声,无穷生机宛如火焰般焚烧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暗淡的皓月再次明亮绽放光华。

    每一次绽放,皓月就变大几分。

    皓月不断的绽放,不断的变大。

    愈发明亮,愈发耀眼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古之禁地不再扭曲模糊,暗夜星空也不再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一轮皓月占据半边天际,这已然不是皓月当空,而是皓月霸空。

    “给!我!破!”

    北长青身躯猛然一震!

    轰然一声彻响。

    霸绝当空的皓月爆炸开来,一时间宛如天崩地裂一样,整座古境都在剧烈颤动着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恐怖的波动将大难塔震的倒塌,青衿第一时间祭出法宝将自己与老和尚守护起来,不知过了多久,她真的不知道,回过神来,大难塔已然变成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屏住呼吸,心脏也停止跳动,娇脸一片煞白,抬头张望过去。

    血海依在。

    只不过不再掀起惊涛骇浪,也不再翻滚,看起来很平静,在一望无际的血海之中亦可以清晰的看见一座座如同神邸般的山岳,一座座宛如神像般的孤峰,还有那如苍龙般的长河,千秋草木,万古金石。

    感觉就像血海之中倒影出苍古不朽的神秘禁地一般。

    又如神秘禁地镇压着这一望无际的血海,令其翻滚不起来。

    苍穹之上是那浩瀚无尽的暗夜星空,璀璨的星辰闪烁着星光。

    一轮皓月悬浮在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皓月之中是一位男子。

    那男子赤着上身,穿着一条破碎的长裤。

    周身道韵缓缓流转。

    每一次流转,皓月在都在变化,每一次流转,暗夜星空中的星辰都为之闪烁,每一次流转神秘禁地的山岳孤峰都越发不朽。

    此间的北长青宛如从神秘禁地中走出来的古之神魔,又如身披无尽星光的暗夜君王一般,傲然立于天地之间,一张俊美的脸上,面无表情,黑发在肆意乱舞,凌厉的双眸,仿若横扫一切。

    望着虚空之中的北长青。

    青衿的身躯都禁不住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是激动的颤抖。

    天啊!

    他竟然……竟然接住了苍灭的这一刀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接住了。

    仅仅凭借金丹修为扛住了。

    扛住的不是其他,而是曾经在天下间掀起腥风血雨的苍灭的一刀。

    苍灭的一刀,不仅斩灭过大佛明王咒,也斩灭过大佛明王印,就连大佛明王尊都被他一刀斩灭。

    现在。

    他的一刀,却无法斩灭修为不过金丹修为的北长青。

    闭上眼,回忆着刚才的一幕,青衿的颤抖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尤其是北长青化身一轮皓月占据半边天际霸凌当空之中。

    青衿能够清晰感觉到其内蕴含的真元仿若无穷无尽,浩瀚无边。

    他的真元真的无穷无尽吗?

    或许吧。

    青衿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现在也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个问题,只是激动的盯着虚空之中的北长青。

    旁边。

    老和尚心中的震撼远比青衿要强烈多的多。

    先前他一眼就瞧出北长青虽然修为只是金丹,但却身具三大无上造化,正因为瞧出来,所以才担心北长青被夺舍。

    老和尚以为北长青只是一个得天眷顾的天之骄子,而且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小辈。

    事实也的确如此。

    北长青在他面前,的确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小辈,也的确是一个得天眷顾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点老和尚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北长青这个乳臭未干的年轻小辈修行将近三十余年,已是三渡天劫。

    老和尚更加不知道,北长青这个得天眷顾的天之骄子,不仅拥有一张无瑕玉相,还拥有一具生机旺盛的奇异之体。

    如若仅凭三大无上造化,北长青根本无法承受苍灭这一刀。

    但他生机旺盛,源源不断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哪怕受再重的伤势,甚至粉身碎骨,他都死不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因为他生机旺盛,皓月金丹的真元亦是无穷无尽,只要他愿意,三大无上造化更是亘古永存。

    北长青凭什么敢与苍灭硬刚。

    凭的就是自己的无穷生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