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> 第152章 崩溃的苍灭

第152章 崩溃的苍灭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北长青腾空而起,拔地通天,似若一轮皓月冉冉升起。

    照的浩瀚无尽的暗夜数之不尽的星辰疯狂闪烁。

    也照的苍古不朽的神秘禁地愈发的庄重威严。

    北长青不再防守,而是选择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化守为攻。

    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血海在神秘禁地中翻滚,滔天的魔威在浩瀚无尽的暗夜星空中席卷。

    苍古不朽之威,浩瀚无尽之威,两大无上霸威疯狂压制苍灭的滔天魔威。

    北长青化身一轮皓月与苍灭正面对决。

    轰!哝叭!

    一阵阵剧烈的声响不断的炸响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波动宛如惊涛骇浪般向四周蔓延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虚空在颤抖,噼里啪啦的脆响声接踵响起。

    北长青越打越凶猛,越打的越疯狂。

    反之。

    苍灭却是越打越保守,一直在防守,并未出招。

    倒不是北长青的三大无上霸威将其压制,更不是北长青的浩荡真元令他畏惧。

    北长青的三大无上造化固然强大。

    但毕竟没有成长起来,苍灭根本不会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北长青的真元固然源源不断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是真元而已。

    再强大的真元,苍灭也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他是嗜血魔兵,历任主人皆是古之大能,而且皆在天下间掀起腥风血雨,屠灭了无尽生灵,以滔滔鲜血祭炼他的这具魔魂,精神意志之强大无与伦比,魔魂之恐怖,当世怕是无人能将其彻底抹杀,若非如此,大难寺的高僧也不会将其镇压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选择防守,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他看上了北长青的这具无上肉身。

    自然不想伤其分毫,在他眼中,北长青这具肉身宛如一块无瑕美玉一般,令他不忍伤害。

    苍灭现在要做的是消磨北长青的斗志。

    他要一点一滴将北长青的斗志消磨掉,趁虚而入,夺舍肉身。

    一道接着一道诡异的手段。

    各种虚幻法术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施展虚幻法术后,在北长青的眼中,苍灭再也不是苍灭,而是他最疼爱的小师妹,也是他唯一动过情的师姐。

    尽管北长青毫不留情的将小师妹斩灭,将师姐斩灭。

    但苍灭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他是魔。

   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人的心魔是什么。

    北长青或许可以斩灭一次小师妹,也可以斩灭两次,十次,百次,千次……

    每斩灭一次,心神必会受到影响,哪怕只是轻微的影响,却也架不住日积月累。

    这种滴水石穿,温水煮青蛙的法子,迟早会让北长青的精神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苍灭坚信这一点。

    北长青继续斩灭着。

    化身皓月的他,愈发的明亮,真元也愈发的浩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苍灭内心越高兴,北长青的肉身实在让他着迷了,他太想夺舍这具肉身了。

    苍灭继续施展着邪异的虚幻法术,暗中观察着北长青。

    令他难以置信的是,北长青已经斩灭了成千上万次小师妹,但其神情却是越斩越冷漠,越斩越无情,眼神更是越斩越平静,越斩越深邃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崩溃的迹象,莫说崩溃,他似乎根本不受丝毫影响,更加叫苍灭无法理解的是,北长青的心神是越斩越稳固,精神也越斩越灌注,神识也是越斩越强悍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苍灭惊疑不解。

    此间的北长青面无表情,神情淡然,眼神平静,不断的斩灭他最疼爱的小师妹,以及他动过情的师姐。

    越斩,周身的道韵越流淌。

    越斩,周身道韵越玄妙。

    越斩,浩瀚无尽的虚空数之不尽的星辰越闪烁。

    越斩,苍古不朽的神秘禁地,那一座座神邸山岳,一座座神像孤峰越庄重。

    越斩,化身皓月的北长青越浑厚,越精纯。

    越斩,北长青身上苍古不朽的威势与浩瀚无尽的威势越是强大。

    越斩,北长青越像从神邸山岳中走出的古之神魔,越斩他越像暗夜星空下的暗夜君王。

    猛然。

    苍灭仿若意识到了什么,脱口惊喊道:“小崽子!你的道心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他以为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法可以消磨北长青的斗志,更可以一点一滴的令北长青的精神崩溃。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他用虚幻法术非但未能消磨北长青的斗志,也未能令北长青的精神崩溃,反而帮助北长青的道心在极速成长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北长青的道心得到了极大的成长。

    他一次又一次的斩灭最疼爱的小师妹,一次又一次的斩灭动过情的师姐,令他心中的杂念越来越少,牵挂越来越淡,羁绊越来越少,道心越来越稳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老天爷真是对我北长青不薄啊!苍灭,想不到你这把破刀竟然还有如此妙用,当真是叫我高兴的很啊!”

    北长青放声大笑,喝道:“快些施展你的虚幻之术,我的道心就快超脱了,不!说错了,一不小心竟然把心里话说了出来,实在不好意思,老子想说的是,我的斗志就快被消磨完了,精神也快崩溃了,来吧来吧!让虚幻之术来的猛烈些吧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苍灭气急败坏,立即停止施展虚幻之术,他可不想成为陪练,让北长青的道心愈发稳固。

    “苍灭!你个狗东西!老子让你继续施展虚幻之术,为何停止!”

    北长青勃然大怒,厉喝道:“你难倒对自己没有信心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可是对你充满了信心,老子坚信你继续施展下去,定然可以将老子的斗志消磨掉,也定然可以令老子的精神崩溃掉!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可以趁虚而入,夺舍老子的肉身!”

    “快些!”

    “老子已经等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老子今日要用你证大道之心!”

    耻辱!

    奇耻大辱啊!

    苍灭愤怒至极,气的咬牙切齿,他没有继续施展虚幻之术,而是开始布置诸般阵法,他要将北长青困在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他施展的阵法同样是无比邪异,将北长青笼罩,宛如历经无数岁月,孤独终老,又宛如梦回前世……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叫人分辨不清。

    这些全部都是消磨斗志的阵法,也全部都是折磨精神的阵法。

    “苍灭啊苍灭,枉你还号称什么嗜血魔兵,难倒你就只会这点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吗?”

    “给我破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道阵法被北长青破开!

    “枉费一代巨匠神工,为了将你炼制出来,最后不惜舍身入魔,用自己祭炼你这把破刀,你对得起他吗?给我破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一道阵法被北长青破开!

    “枉费数位古之大能都为你入魔,你就只会这点小把戏?你对得起他们吗?再给我破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一道阵法被破开!

    “枉费大难寺的高僧将你镇压在这里无数岁月,你对得起他们吗?给我破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苍灭布置的阵法,皆被北长青破开。

    一道接着一道。

    苍灭布置一道,北长青就破开一道。

    这一幕令人瞠目结舌,也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废墟中的青衿早已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而老和尚亦是盘膝坐着,瞪着双目,难以置信的望着,呢喃道:“此人……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青衿麻木的回应道:“北!长!青!”

    “他难倒是古之大能轮回转世?”

    “不!他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不是,为何能接连破开苍灭布置的这些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古之大能,看一眼大佛明王经就能将其参悟吗?你以为古之大能能够一次又一次的斩灭虚幻,令自己的道心越发稳固吗?你以为古之大能就能弹指间破开苍灭布置的这些阵法吗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青衿像是在回应,又像是在自说自话,道:“他根本不是古之大能轮回转世,他只是一个修炼不过三十年却已然三渡天劫的小家伙,他能破开苍灭布置的这些阵法,原因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悟性之高,天下无双,古今之最,再玄妙的阵法,他只要看一眼,便能参悟透彻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怀疑,不管你承认与否,这都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一道阵法被北长青破开。

    “老子放开心神,让你夺舍,你都不敢,你对得起老子这份儿舍己为人的好心吗?给我破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“你屠灭那么多生灵,祭炼自己这具魔魂,难倒就祭炼出这么点本事?统统给老子破!破!破!”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苍灭布置的诸般阵法皆被北长青破开。

    “不!不可能!你……怎么……你怎……”

    要说震惊。

    苍灭心中的震惊,远比老和尚要强烈多的多。

    方才施展虚幻之术,未能令北长青精神崩溃不说,反而还令他道心越发稳固。

    现在他又布置诸般阵法,却又被长青接连破开。

    北长青的精神没有崩溃,反倒是苍灭的精神快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老子愿意,这古今天下就没有什么不可能,小小阵法也妄想困住老子?”

    北长青威武大喝道:“苍灭,你还有什么把戏,大可全部施展出来,今日老子照单全收!我还是那句话,今日不把你镇压在刀内誓不罢休!”

    什么把戏?

    苍灭已经没有什么把戏了。

    虚幻法术,诸般阵法都对北长青不起作用,他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能消磨北长青的斗志,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能令北长青精神崩溃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把戏统统给老子施展出来!”

    北长青化身一轮皓月再次攻去。

    苍灭只能一边防守,一边思索着,一边找着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