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> 第159章 圣子诞生

第159章 圣子诞生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这小子……他娘的……是疯了吗?”

    亲眼目睹北长青冲入那万劫深渊,纵然是苍灭这等嗜血魔兵亦都禁不住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滚滚雷音震耳欲聋,震的整个古境剧烈颤动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咔嚓!

    劫云深渊里面电光四射,一道道劫雷在里面不断炸响,每一道劫雷皆如黑暗苍龙般张牙舞爪,愤怒咆哮着。

    轰!哝叭——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荒漠早已被震成了漫天沙尘,劫云深渊疯狂旋转,卷的整个苍穹都为之扭曲。

    北长青呢?

    不知道。

    谁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青衿瘫坐在地上,面如死灰,凝望着劫云深渊,就这么望着,颤抖着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天雷之音渐渐停止。

    浩荡天威似乎也开始消散。

    劫云深渊也扭曲模糊,渐渐散开形成片片劫云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片片劫云也随风而散……

    大九重的天劫……终于结束了吗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北长青呢?

    为什么不见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青衿从废墟中爬起来,四处张望,却是看不见北长青的身影,越是看不见,她的脸色越苍白。

    难倒……他真的被大九重天劫中灰飞烟灭了吗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要!

    千万不要!

    不管是于公还是于私,也不管是于情还是于理,青衿都不希望北长青死在大九重天劫中。

    于公于理,她与北长青卷入天劫漩涡之中,二人都互相沾上了彼此的因果,命理都会互相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于私于情,北长青在鎏金海域,顶着两大天威,封印古之遗迹,那一股舍我其谁的威势,令青衿深受感染。

    不久之前。

    老和尚油尽灯枯,大难塔顶部被斩开,苍灭出世,北长青说苍灭交给他,青衿问了一句此一去若不会当如何。

    北长青回了一句,此去不回便不回。

    那一刻,北长青身上透着的一种轻狂,一种无畏,一种毅然,一种霸气,一种决绝,无不触动青衿的内心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不会死……

    一定不会死!

    青衿找来找去,始终找不到北长青的身影,她的眼睛不由红了。

    望着一望无际的荒漠,荒漠只是荒漠,没有了一座座仿若神邸般的山岳,也没了仿若神像般的孤峰……

    抬头仰望,黑暗消失,光明重现,烈日当空……

    亘古长存的不朽禁地呢?

    浩瀚无尽的暗夜星空呢?

    为什么统统都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如果先前青衿内心还抱有一丝希望的话,那么当她发现不朽禁地,暗夜星空两大无上造化双双消失之后,仅存的一丝希望也随之破灭了!

    青衿顿觉万念俱灰,内心无比绝望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黑暗下来。

    黑暗席卷而来,一点一滴将光明蚕食掉,当空中的一轮骄阳也被吞噬……

    恍若夜幕降临,星光璀璨。

    暗夜星空,群星闪烁,一颗比一颗明亮,一颗比一颗耀眼,亦如漫天星辰在争辉斗艳一般。

    暗夜是浩瀚的暗夜,星空是无尽的星空。

    那浩瀚无尽之息,令人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荒漠也不再是荒漠,一座座似若神邸般的山岳,一座座似若神像般的孤峰开始呈现……

    千秋草木,万古金石,满地珠玉……

    站在荒漠之中,却如站在这片神秘禁地,那种庄严肃穆感觉,仿若历经无数岁月,透着一种苍古不朽,神秘至极,叫人心生恐惧,不敢动,不敢言语,唯恐惊扰到那一座座神像。

    蓦然!

    一道霞光冲天而起,霞光是彩色的霞光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第二道……第三道……第九道……一道道霞光接踵绽放,漫天都是彩霞。

    随之。

    一股宏大的神圣之息仿若从天而降,这神圣之息浩然至上,如神如圣亦如佛。

    在漫天霞光之中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是一位男子。

    一位赤着上身的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身披万丈彩霞,傲然而立,周身道韵流转之时,浩瀚无尽的暗夜星空划过漫天流星雨,亘古长存的不朽禁地上一座座神像栩栩如生,仿若活过来一样,漫天的彩霞更是随着道韵流转而绽放。

    他就像从不朽禁地苏醒的古之神魔。

    又如主宰无尽星空的暗夜君王。

    更如令亿万生灵顶礼膜拜的天下圣主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是北长青!

    他没有死!

    看见北长青的时候,青衿喜极而泣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老和尚打了一句佛语,这一句佛语依旧是颤抖连连,激动的呢喃道“实在是不可思,不可议,他……竟然……竟然渡过了大九重天劫……他……修成了圣婴……这简直就是奇迹啊,想不到……想不到老衲有生之年在临死之前,竟然有幸能够亲眼目睹圣婴诞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我佛慈悲啊……”

    老和尚实在太激动了,北长青修成圣婴,再也无需担心被苍灭夺舍肉身,甚至还能继续将苍灭镇压在这里,若是在此勤修苦练,大成之日,将苍灭彻底抹杀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北长青修成圣婴,神圣普照,天下间,那些与苍灭一样的邪魔外道也必然会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修出圣婴,北长青就如圣子一般,万人敬仰,妖魔避让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苍生之福。

    青衿激动,老和尚兴奋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苍灭的情况就不是那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他明明不是天选之人,也不是天命之子,为何能安然无恙渡过天劫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!究竟为什么!”

    苍灭失声呐喊。

    如此残酷的事实,让他既不敢相信,也想不通,更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亦如老和尚所说的那样,北长青修成圣婴,苍灭非但不敢夺舍他的肉身,能不能活着从这方古境离开都是一个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这让苍灭如何接受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时至今日,苍灭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有些不知所措,内心也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他本来打算先灭了大难寺,然后好好休养,待魔魂恢复之后,再想办法离开。

    现在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小辈,而且还是一个生机旺盛,真元无尽,又修出圣婴的小辈。

    抹杀他?

    说实话。

    苍灭根本没有把握,尤其是亲眼目睹北长青的肉身被劫雷霹的皮开肉绽又瞬间恢复,那一道道恐怖的劫雷降下伤不了他分毫,连传说中的大九重天劫都被他安然无恙的渡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不可思议的存在,如何抹杀?

    这小子最后都他娘的冲进劫云深渊里面,亦如骑在老天爷脖上拉屎撒尿一样,最后劫云都散了,而这小子连根毛都没有少。

    如此神秘诡异,极其邪异的存在,又如何抹杀?

    面对北长青。

    苍灭有种深深的无力感,就好像一拳打在海域中一样,虽然挡其一朵水花,但也仅仅是水花,水花落下,海域还是海域,除了浪费自己的力量,你根本撼动不了海域分毫。

    除了一种无力感,苍灭还有一种绝望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着暗夜星空中那些璀璨闪烁的星辰,又看了看脚下亘古长存的神秘禁地……

    目光落在身披万丈彩霞,如古之神魔,如暗夜君王,又如天下圣主一般的北长青。

    苍灭顿觉自己的人生充满黑暗……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人生充满黑暗的不仅仅是苍灭,还有北长青。

    苍灭面对他,有种无力感。

    同样,北长青面对自己也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苍灭绝望。

    北长青也颇为绝望。

    他冲入劫云深渊,希望大九重天劫能一下子将圣婴霹散……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错了。

    他低估了大九重天劫。

    不是低估了大九重天劫的威力。

    而是低估了大九重天劫对神秘种子的滋养。

    大九重天劫不仅没有将圣婴溃散,反而还让神秘种子得到极大成长,他的肉身也得到极大的升华,大地根基,星空紫府,包括圣婴也都随之升华。

    大地根基本来就是古今最稳固的根基造化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这一下得到升华之后,北长青的大道根基将会更加稳固,以后天劫想要震散他的大道根基,恐怕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乍听起来似乎是天大的好事儿。

    确实。

    拥有稳固的大道根基对于任何人都是无比向往的,只要大道根基不散,便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拥有大地无上根基的话,北长青倒也非常高兴,只要大道根基稳固,大不了以后不再夺天造化以天劫喂养神秘种子就是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仅仅是大地无上根基,还拥有星空无上紫府,现在又弄出来一个圣婴。

    这些造化都太大了,有一两个,北长青还能承受,也扛得起。

    如果再多的话,他就不敢扛下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大造化,不是你想扛就能扛的起的。

    拿圣婴来说,这玩意儿古往今来,只能属于天选之人,或是天命之子,而不管是天选之人,还是天命之子,都是老天爷钦点的,甚至传说之中,这些天选之人,天命之子都是带着老天爷的旨意,带着一种使命,投胎来到世上的。

    说白了,人家是为老天爷办事儿的,等于老天爷在天下间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平时从老天爷那里偷点造化,老天爷可能睁只眼闭只眼,懒得搭理你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如果你把老天爷钦点代言人的造化都抢走了。

    这他么的……

    老天爷能饶了你吗?

    不得大耳刮子抽你啊?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现在只是孕化出一个圣婴,万一孕化元神的时候,再孕化出一个属于天命之子的造化元神。

    又该咋整?

    合体境界再合出一个天命之子的造化之体,又该咋整?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