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> 第204章 名誉价值几何

第204章 名誉价值几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我倒是谁,原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瞧见花非花,北长青眼中划过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他听澜姬说过一些花非花的事迹,在拍卖会现场时,二人也照过面,给他的感觉这花非花绝对是一个有趣之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花非花敞着胸膛,卷着袖子,走到凉亭的时候,随意坐了下来,噙着他那招牌式的邪笑,笑吟吟的望着北长青,道:“听话音好像有点不欢迎啊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。”

    北长青问道:“你来这儿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伙计,这么快就忘了?”

    花非花这番话一下子把北长青给说懵了,心下颇为疑惑,不知这花非花口中所谓的忘了到底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忘了?还是给我装糊涂呢?”花非花上下打量着北长青,道:“好歹是名满天下的绝代天骄,这点小事儿不至于不认账吧?”

    不认账?

    北长青想了想,自己以前压根不认识花非花,也只是在拍卖会上见的第一面,听这厮的口气,怎么好像自己欠他什么东西似的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前几日,在拍卖会的时候,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才放弃那块石头吧,不然的话……你手中那颗无价之宝灵精玉母现在就属于我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北长青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竞拍石头的时候,花非花的确说过给自己一个面子放弃竞拍,不管这个面子他是因为什么给的,总之,他的确给了自己一个面子,也的确放弃了竞拍。

    而北长青当时说要请他喝酒的。

    这事儿如果花非花不说,他还真给忘了,好奇问道:“你今儿个来……就是为了让我请你喝顿酒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不然你以为我还能干什么。”花非花玩味道:“难不成你以为我要出手抢你的灵精玉母吗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好说。”北长青笑道:“我听人家说,你不是什么好人啊,专门干那些杀人越货的勾当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花非花大笑,道:“我花非花偶尔的确会干点杀人越货的勾当,不过,那也得看杀什么人夺什么货,像伙计你手中的货,我花非花若想抢的话,那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人不知伙计你,修行不过三十载,却已是三渡天劫,筑的是大地无上根基,立的是星空无上紫府,凝的是皓月无上金丹,就凭这三大无上造化,纵观天下,谁想动你,不得掂量掂量?”

    “在凌绝顶,你以九杆龙枪虚空画乾坤,画出一幅苍古不朽图,绽放漫天异彩,引九天神雷为之炸响。”

    “在鎏金海域,你扛着天荒古威,将古之遗迹重新封印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如此傲人的战绩,莫说我这些荒野修士不敢动你,就是那些修炼千载的老仙儿,想动你也得三思后行。”

    花非花说这些话的时候,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北长青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是笑非笑,有钦佩,却也有不服。

    “就冲你说的这些漂亮话儿,今儿个这顿酒说什么也得喝个昏天暗地。”

    北长青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,说道:“咱们在这里喝?还是找个地方喝?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喝多没意思,走,黑风城可比这里有意思多了,就看你愿意不愿意花这个钱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是差钱儿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!这话我爱听。”

    别说。

    这花非花挺合北长青的胃口,至少聊的来,也聊的开。

    北长青这人是一个宅男不假,也习惯了一个人,不过,并不代表他不喜欢交朋友,偶尔交两个酒肉朋友还是很不错的,闲来无事坐在一起,喝喝小酒儿,侃侃大山也挺爽。

    黑风城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。

    尤其是内城,唱曲儿的,弹琴的,热舞的,打斗的,应有尽有,简直就是一个红灯区。

    说实话。

    初次进入黑风城的时候,北长青就想去青楼里面喝点花酒,长长见识,毕竟这黑风城到处都是青楼,好不容易来一趟,如果不进去喝点花酒的话,实在有点遗憾。

    只因当时与青衿在一起,碍于脸面,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。

    青衿不在,反倒是身边多了一个花非花。

    花非花打小就是在青楼里长大的,人称青楼小太保,风流阵里的小祖宗,这黑风城哪座青楼里有绝妙女子,他全部门清,甚至哪一位风尘女子屁股上有胎记,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听见北长青想去青楼里喝点花酒的时候,花非花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天下九州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,花非花见过很多。

    要么是出身名门贵族的儒雅公子。

    要么是出身大宗大门的孤傲公子。

    有真正的正人君子,也有不少伪君子,不管是伪君子,还是真小人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极其注重自己的名誉,甚至不少人把名誉看的比生命还要重。

    像青楼这种腌臜之地,天下九州的天之骄子是不屑进,也不会进的。

    仔细想象,这也正常。

    但凡天之骄子,背后都有各方势力支持,若是自身名誉扫地,会发生一连串效应。

    而北长青是乃天下间人尽皆知的绝代天骄。

    论名气,当今天下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怕是无人能与其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世人皆知,北长青人如玉,世无双,书画双绝,纵观天下,仰慕者,倾慕者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北长青更应该注重自己的名誉才是。

    在花非花想来,像北长青这种存在,只要出现在黑风城,哪怕什么都不干,自身名誉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而他,不仅出现在拍卖会,竟然还是以澜姬养的小白脸儿这一身份公开亮相。

    更让花非花没想到是,现在他竟然……还要去青楼喝花酒?

    这他么的……真是传说中那位绝代天骄无双公子吗?

    这是个假的吧?

    他难倒就不担心自己的身份曝光?然后传的人尽皆知?

    传说中的无双公子竟然是黑寡妇包养的小白脸儿,而且还在黑风城肆无忌惮的逛青楼喝花酒,这事儿若是传出去,名誉不说扫地,怕也相差无几啊。

    最后,花非花实在忍不住了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北长青的回答很简单,老子是为自己活的,不是为名誉活的,更不是为别人活的。

    老子想怎么着,就怎么着。

    我想逛青楼就去逛,想喝花酒就喝个够。

    名誉是个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虚名而已。

    远不如搂着俩姑娘喝着花酒来的实在。

    这是北长青内心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的确不怎么在乎自己的名誉。

    非但不在乎。

    反而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觉得名誉两个字完全是累赘,鸡毛用没有,还有点束缚了他。

    打从来到这方世界之后,北长青就只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,结果事与愿违,也不知道怎地就成了这个世界的顶流天骄,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北长青很不习惯,后来习惯了也麻木了,但又觉得这样下去实在不好。

    那些人仙老阿姨,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儿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那些倾慕他的小姑娘,北长青看着都心疼。

    有的小姑娘为了见他一面,在无为派山脚下天天等着,见不着,就把省吃俭用买来的礼物送到无为派……

    尽管北长青多次说过,不要这样做,可惜,没人听,那些小姑娘仍旧飞蛾扑火般迷恋着。

    这让北长青一直很为难,良心也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九哼